主页 > 热搜视点 >扶贫使者唐米豌‧将悲伤化为力量

扶贫使者唐米豌‧将悲伤化为力量

2020年07月11日 点赞:933 作者: 来源:热搜视点
扶贫使者唐米豌‧将悲伤化为力量是向左走,抑或向右走?任何一个方向,都是人生的关键决定。52岁女人的决定:简单、明确、踏实。丧女之恸,改变了她的生命轨迹;扶贫支教,令她的人生价值重新定位。是真是假,我不想节外生枝,只是抱着一颗好奇心,来个真心对谈,抽丝剥茧,窥探她的真情。唐米豌,是52岁女人的名字。眼前的她,外型看起来很朴素,但说起话来又急又快,再加上一个人老远跑到中国做扶贫服务,在在给人一种率性的果断。“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。”她这幺介绍自己。原名陈美芬的她,当过32年的新闻记者,当中也客串过电视製作助理,更是一名单亲妈妈,育有一名女儿。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有一个乖巧的女儿,知足人生垂手可得。然而7年前,年纪轻轻的女儿在一次意外中撒手人寰,唐米豌失去了唯一的依靠,她的世界崩溃了,灿烂笑容不复现,只有眼泪和墙壁陪伴她度过每一天。换了是你,会如何?是怨?是恨?还是怪罪命运弄人?将悲伤化为力量,将对女儿的思念寄托在贫瘠孩童身上。人生悲欢离合,唐米豌在甜酸苦辣中有所领悟,因为她相信,只要拿出勇气,坚持信念,路一直都在。很让人省思的一句话,乐观积极。所以,这篇访问,有快乐、有心酸、有不捨……,五味齐全。“女儿不在时,我整整哭了一年。直到离开大马前一天,我哭了好久,痛痛快快的,之后全身鬆弛了,我终于知道自己要什幺。”因此,她决定离开马来西亚,千里迢迢远赴中国的穷乡僻壤,扶贫支教。“爱,就是在别人的身上,看见自己的责任。花无百日红,谁晓得明天会怎样?所以更应该活在当下,去享受每一个过程。”与山区孩子互扶持看似不可能的事,只要肯尝试,就会雨过天晴。扶贫支教是不简单的布施,你往往要放弃现有的工作,离开家人朋友和熟悉的环境,挥别习惯了的物质生活。从物质来说,也许你亏了大本;从精神来说,你却拥有了珍贵的收穫。“看着孩子第一次讲英语、第一次接触书本、第一次认识文字……,你的内心有着满满的感动,你会发现唯有依靠知识,才能摆脱贫困。”结果,整整7年时间,唐米豌一个人独自在东莞和江西偏僻落后的山区,当起海外的扶贫义工,教山区的小孩学英语,没有稳定的收入,过着物质匮乏的生活,但她却没有半点埋怨。简陋的山区生活,对唐米豌而言,是一种考验,也是一种磨炼。“这些年来在山区生活,让我有机会安静下来好好的思考。我想,我今后的人生会走得更坚强,我会尽更大努力帮助山区的孩子,他们需要我,我也需要他们。”因为从孩子们身上,唐米豌体会到生命的激情。“义工老师为孩子们树立了一根精神支柱,那是金钱买不到的。这个认知,让我以后可以坦然面对生命的成败得失。”如厕使用瓦片竹片山区贫困生活,怀着浓浓的辛酸。山区的孩子,要唸书,想也不敢想,因为根本不可能。初到江西良山村扶贫支教的唐米豌,被当地穷苦的情景及小孩的无知,愣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回想起当时情况,她深深吸了一口气。“山里没有年轻人,只剩下老人与小孩,房子都是破烂而简陋的,没水没电,连当地人都不敢走进山里逗留一天,更别说会有人愿意到那里去教小孩读书写字。但我却在那里咬牙坚持住了5个月。”“有一次,我向村里的人要如厕用的卫生纸,结果他们不懂卫生纸是甚幺,只拿了一些烂瓦片和竹片给我,说是他们如厕后都用这些清理。你能想像当时我是怎幺用烂瓦片和竹片的吗?没有亲身体验,你不会知道。”“又有一次,我发现孩子们牙齿黄黄的,于心不忍送了一些牙膏给他们。万万没想到,父母上门来说他家孩子呕吐不停,问我怎幺办?询问之下,原来孩子们竟然把牙膏当成糖浆吃,原来他们都是用猪毛沾上盐刷牙的……。”贫乏的生活,现在再重提,感叹的声音,一次比一次沉重。纯朴关爱温暖心房家访,是遥远的慰问,也是心灵深处的击撞。几年下来,唐米豌以义工老师的身份拜访了大部份孩子的家庭,家访往往是涉水跋山,混着满身汗水与满脚泥巴。所以,有些孩子的父母知道老师来访,翻箱倒箧,要把最好的食物来款待绝无仅有的老师。所谓最好的,或许是一条风乾的肥肉,上面布满苍蝇,我们看见只会倒胃口,但主人家却捨不得吃。山区的人家,除了穷,还是穷。“有些小孩来上课,一整天提不起精神听课,因为孩子们没有早餐吃。所以,我都会準备一些早点,好让他们吃饱后有力气上课。”远道来山区教书,唐米豌希望凭自己小小的力量帮助孩子。但孩子何尝没有改变了她?唐米豌说,她与山区孩子的感情特别深。那一年,山里特别寒冷,她病卧床上,没办法工作,也不能教孩子唸书。“那时候的自己很可怜,没钱看医生,也没人来照顾,以为自己就这幺死掉。在绝望的那一刻,孩子来敲我的家门。孩子走了好远的路,背着面粉、鸡蛋、不捨得喝的牛奶送到我家,他们还帮我打扫抹地……。”贫困的孩子,用纯朴的方式表达他们对唐米豌的敬爱,也悄悄温暖了她的心房。海外义工打工资助我感到好奇,唐米豌的扶贫支教,资金从哪里来?“中国的扶贫支教一般分成3种形式。第一种是政府支教,每月有400人民币(约200令吉),第二则是民办,大概也有120人民币(约60令吉),最后是海外义工,是完全没有收入的,反而还要倒贴。”她一脸认真地回答。唐米豌是属于第三者。所以,她扶贫支教的金钱费用都靠她在餐厅里打工挣钱所筹得。“其实,除了教当地小孩英语,我还参与了末期癌症病童的临终关怀工作,帮一些病童做心灵辅导,好让他们安心离去。”也因为置身于临终关怀的工作,境从心转,让唐米豌对生老病死看得更开。“我们其实很有福气,没有战争,没有饥荒,也四肢健全,就应该感恩。有鉴于此,我计划出一本自传,打算用买书的钱成立一个基金,去帮助更多需要关怀的人。”丧女之痛学会坚强回忆是可以主动创造的,只要愿意。对心爱女儿的回忆,唐米豌一直埋藏在心底最深处,深怕一被揭开,伤痕累累。“难道都不会思念女儿吗?”我无心脱口而出。唐米豌鼻一酸,眼泪在眼眶边缘打滚,我有点过意不去。“没关係。女儿啊,一直都在我身边,没有离开过。”所谓“经一事,长一智”,饱受丧女之痛后,我相信,唐米豌会更坚强。“只是对她,我总觉得给她的疼爱太少了,我很遗憾。”怎幺说呢?“女儿是在单亲家庭长大,我既是父亲也是母亲。以前我还是记者的时候,生活有点过不去,甚至付不起保母费,所以,我去採访都背着女儿去。”一个记者出外採访,还要带着孩子,不怕人见笑?“真的是迫不得已,唯有硬着头皮。幸好,当时的受访者都明了我的处境,也没甚幺惊讶。不过,你相信吗?那些大明星像周润发、徐小凤,万梓良还帮我照顾女儿,万梓良还亲自帮我女儿换尿布呢……。”唐米豌告诉我,她用了一年时间,慢慢接受了女儿离世的事实,现在,她对女儿的爱,放在赤贫孩童身上。“天上的她,应该感受到妈妈的爱。”说完,唐米豌幸福的笑了。/副刊‧报导:陈俐蓉‧2008.06.16
阅读延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