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社区联盟 >百行孝为先‧时怀感恩心:爸我们牵手再走一回

百行孝为先‧时怀感恩心:爸我们牵手再走一回

2020年07月25日 点赞:126 作者: 来源:社区联盟
百行孝为先‧时怀感恩心:爸我们牵手再走一回15岁就离家前往外国唸书的牙齿矫正医生侯锦泉,逾20年来都在新加坡及英国生活。6年前,他的父亲第3度中风,情况不妙,令原本打算移民澳洲的他有了回家的念头。重新踏上祖国的土地,侯锦泉还是一贯的忙碌,对于父亲他并没有多大的用心。直至他遇到一名来自香港的教授,道出人生的无常后,他毅然放下手头上的工作,于今年4月偕同父亲返乡寻根。他永远记得,就在父亲伸出他瘦弱的手,吃力地倚着他走过漫漫长路时,他心中有一股强烈的感动,因为那是他懂事以来,首次牵父亲的手。侯锦泉打从中四就到邻国新加坡求学,即使在一个全新的陌生国度,他依然保持年年第一名的纪录,而这一切都是拜父亲开明的态度所赐。乍听之下,还以为侯锦泉是生在大富之家,从小获得良好栽培的孩子,所以成功是理所当然的,但是事实正好相反。“小时候家境并不是很好,整家人住在非法木屋,连电视机也买不起。为了看戏,我只能‘凿墙取光´,爬上大树,瞄準邻居的电视荧幕,一旦对方开机,我就能过足戏瘾。”看免费戏也要付出代价,有一回他失手,从树上跌了下来,结果跌破了头,血一直在溅。当时任职罗里司机的父亲火速抱起他,驾着罗里四处求医。任孩子发挥所长他说,即使当时只有3岁,但是40年来这一幕从未忘怀。除了缝针时的剧痛,也许是父亲超人般的护儿英姿,让他无法忘怀。正因为家境贫穷,侯锦泉愈发努力求学,因为他清楚知道,只有努力才能改变现状。“父亲是一个典範,他从一名罗里司机到成为一名五金销售员,最后自己开店做老闆,这都在告诉我,成功并非偶然,而是要靠自己的双手,一砖一瓦来堆砌。”访谈中,他极力在重组父亲所给予他的影响。“父亲从来都没有规定我和兄弟姐姐一定要考第一名,他这种从不限制孩子潜能的教育方式,让孩子们更能发挥所长。他让我知道,何谓启蒙,而非鞭策。”开放的启蒙教育让侯锦泉更懂得思考,从而清楚知道自己所要走的路。“初三统考成绩放榜后,正如我所料,所有科目都拿特优。但是我不开心,因为我的英文书写虽然很棒,但是我却无法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,那又有甚幺用呢?”热爱中文的侯锦泉,从不否定英文的重要性,于是他在15岁那年,决定只身到新加坡唸书,矢言要把英语搞好。不过,当侯母知道他的决定后,反对得异常厉害,因为她认为孩子尚小,还不是时候独自生活。就在这时,侯父挺身而出,让孩子圆了心愿。“一直以来,父亲都很支持我的决定,这不是纵容,而是知道每个决定的背后都有它的意义。最重要的是,他知道我很懂事。”不让老父枯等返乡寻根在新加坡完成中学高级水平考试(A-level)后,侯锦泉以全级第一的成绩考进了牙科系。毕业后4个月又获得英国伦敦大学配发牙齿矫正学额,这是牙科系中最难考进的门科,当年只录取8人,27岁的他成了该科最年轻的学生。考获牙齿矫正专业资格后,侯锦泉和在英国结识的女友黄燕玲共结连理。虽然同是大马人,但是婚后两人决定在新加坡落脚,一个牙医一个绘测师,生活自不成问题。侯锦泉说,在他离家这段期间,父亲已有两次中风的纪录。由于病情较轻微,他没有多大想回家的念头,心想家里还有其他人照顾父亲,他只管出钱就好。就在他想移民澳洲之际,父亲又中风了。这次的情形不大乐观,侯锦泉想了好久,终于放下异国的成就,举家回来大马。因为他知道,有些东西他不去做,就会遗憾终身。“3年前回马,因为一切要从零开始,我天天忙得天昏地暗,也忘了对父亲的关怀承诺。即使知道珍惜当下,却也认为当下还有很长的时间。”直至今年2月,他在缅甸遇到了一名香港教授。“他说,一个人是很无常的。我们每天都在忙自己的事业,却忽略了身边的亲人及朋友,尤其是父母,他们常常会说没事没甚幺,但是他们心中都有一个心愿,只是我们不去问。我的母亲也是如此,她死后我才知道她的心愿,要实现其实有多简单,只可惜我永远都办不到了。”香港教授的一席话,点醒了庸碌的侯锦泉。他清楚知道,父亲一直想要回中国福建寻根,但是过去他总是以忙碌而搁置了父亲的心愿,而今他知道,他不能再让父亲枯等。再忙也要陪孩子吃早餐侯锦泉说,小时候每逢週日,父亲都会开着罗里,载着整家人到戏院看电影,接着就会到大排档吃一顿。虽然节目并非奢华,也非大鱼大肉,但是这种情景却在他心中细水长流,还植下了永恆的模範。如今,已升格为4个孩子父亲的侯锦泉,即使事务繁忙,他也会儘量抽空和孩子聚聚。因为他知道,父爱能让孩子长得更健全茂盛,他孩童时期的家庭日,就是最典型的例子。“我常常得出国出席各项牙科会议,还要教授牙科课程,加上自己又有诊所,一手忙着治牙,另一手又要处理牙医协会事务,一天24小时确实不够用,但这无阻我和孩子的相聚时光。”很多时候,当侯锦泉回到家时,孩子们都睡着了;第二天当他睡醒时,孩子却上学了。他觉得若情形一直持续下去,会是一个恶性循环,届时孩子和他就会形同陌路。“于是,我想到一个办法,就是每天早一点醒来,和孩子一起吃早餐,谈谈天,待孩子出门去,再返回房间睡觉。”这一招果然奏效,他和孩子的关係如胶似漆,尤其是两岁的小儿子亮宇,访问时就嚷着要父亲抱抱。侯锦泉一伸开双臂,他就像无尾熊般钻进父亲的怀抱,但他不吵不闹,圆碌碌的双眼逗趣十足,侯锦泉还频频亲吻他的脸颊,好不温馨。有多久没牵这双手了?侯锦泉于是带着父亲去中国福建寻根。在这8天的寻根之旅,他感觉自己就像和父亲走了一辈子的路。他发愿,这条路,来生他依然要和父亲一起走,下一辈子他也要做他的孩子。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幕,是父亲牵着他的手,坚持走完白鹭公园。“父亲因为中风而行动不便,要走路已很艰难,更何况在这幺一个庞大的公园,要走完谈何容易?”于是,侯父伸出了他的手,让孩子陪他走完全程。握着这双斑驳老去的手,侯锦泉激动得就要哭了:“到底我有多久没牵这双手了?”这时父子俩昔日相处的画面不断涌上心头。过去,这双粗壮且有力的手牵着他长大,如今这双手已暗哑无力,侯锦泉矢言要牵着父亲,每一年都来这里走一回。採访手记:伪装是不想孩子操心当初接到主编的指示,要我採访有关医生或病患的父亲节专题时,我脑海里马上闪过侯医生的名字。因为他曾提及,当初他放弃移民澳洲回流大马,最大的原因是为了中风的父亲。当时我的想法是现场採访两父子,看看他们的互动。侯医生接到我的电话时,很爽快地答应了,还约我到他父亲老家採访。就在访问前一晚,侯医生紧急致电给我,说父亲不想接受访问。即使他再三相劝,父亲还是不点头,原因是他已听不好,讲不清,到时出糗就不好了。侯医生说,父亲很少会逆他意,而且一向来都会有商有量,因此这一次他感觉到极之不妥。即使父亲已不大能说话,但是他依然可以从电话中感受到父亲的坚决。说到这里,侯医生顿了顿,我彷彿嗅到,他对父亲的担心,有着史无前例的沉重。后来,他从母亲口中得知,原来父亲近年因健康每况愈下,脾气越来越暴躁,但是孩子每次回来探望时,他又表现得若无其事。他的伪装,其实是不想孩子操心。“父亲,真的老了。”挂上电话前,侯医生说了这一句话,空气像结了冰。当父母年华老去时,请别嫌弃他们看不着、走得慢,试着伸出你的双手,如小时候般大手牵小手,牵引他们走完人生路。简介儿子:侯锦泉:43岁,牙齿矫正医生,马来西亚植牙协会创始人、共和联邦牙医协会副主席、马来西亚牙科协会财政父亲:侯国华:72岁,中风病患好想对父亲说的话:爸,谢谢您让我选择我要走的路,没有您,就没有今天的我。您要答应我,健健康康地活下去,因为我好想牵您的手,往福建家乡再走一回,今年、明年,甚至是一辈子,因为牵您的手,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事。/副刊‧文:唐秀丽‧2009.06.21
阅读延展